2017年5月19日 星期五

在飛機上未協助救治,醫師是否違反醫師法第21條?

在飛機上未協助救治,醫師是否違反醫師法第21條?
1.此問題因近日華航推金卡而被熱烈討論。過往實務案例鮮少。但有法界教授曾在關於醫療法律的書中論述(參考「醫療責任的形成與展開」,陳聰富教授著),醫療法第60條和醫師法第21條所定的緊急醫療義務,是在危急病人被送至醫院或診所時,發生的強制締約義務,醫師才有第21條的責任。換言之,醫師在搭飛機時,身分與一般乘客無異。
且較多的法院實例,適用醫療法60條及醫師法第21條是在處理:一般醫院診所,病人本身拒絕治療,但若狀況危急,醫師仍應施救的狀況。
2.但大家如擔心:病人或衛福部若還是擴張解釋,主張:醫師法21條條文本身又無限於在何處的危急病人,所以還是構成!
我方仍可就:當時病人是否真的危急?
醫師是否是屬該病人症狀的專業專科醫師?醫師當時是否自己亦狀況不佳(疲勞…)等答辯,提起訴願申訴。
3.承上,大家有注意到了吧?亦即:倘若因較消極未協助,依醫師法第29條,僅係行政罰,而不是:萬一救了結果不好,病人提告民刑事訴訟的刑期和數百萬,千萬元的賠償。
4.實則最佳解決之道,仍是該立法或修法,或法院民刑庭做成決議:
因為危急救助的醫療行為,免責。

X 三千萬和兩年金卡會員,孰輕孰重,應該不難判斷吧.
醫界同盟 陳兄幽默感依舊!
X 醫界同盟 美國目前法律就賦于醫生在美籍飛機上進行緊急醫療行為的免於美國刑事及民事訴訟的免責權, 難道台灣目前還沒有相關的法律來保障見義勇為的醫生?
(The legislation states that "an individual shall not be liable for damages in any action brought in a Federal or State court arising out of the acts or omissions of the individual in providing or attempting to provide assistance in the case of an in-flight medical emergency unless the individual, while rendering such assistance, is guilty of gross negligence or willful misconduct.")
X 學黑傑克有用嗎?
X 當醫師真可憐
搭飛機都可能有事
Hsia Kang 感謝精闢分析!!
醫界同盟 應該的。查好並確認實務概況,大家才不會又不爽,又人心惶惶
x 人家只邀長庚的醫師,大家洗洗睡了
Michael Huang 確定他們會因為這樣而參加嗎哈哈
Tingwei Fan 會有考績升遷壓力和關愛眼神
Michael Huang 這個沒差別吧
Gin Lai 為了考績簽3000萬,只能說可惜了那個腦袋
X 問個問題 這樣緊急醫療救護法第14條之2 有適用嗎
醫界同盟 回樓上朋友的話,緊急醫療救護法14條之2第一項的規定,在規範非醫護人員,第二項才提及:救護人員在非值勤時間,”如果”救了人,責任適用,回歸民刑法的規定。
所以,若是沒救,該法本身並沒有訂罰則。
Shao Shu Cheng 緊急醫療救護法的“救護人員”本身就包含了醫護跟EMT喔!
醫界同盟 謝謝樓上朋友的補充!
Chih Ching Chiu 提醒一下,緊急醫療救護法的第14-2, 只是回歸刑法的緊急避難,得"減輕""免除"其刑。也就是如果台灣鯛主張你避難過當,並沒有百分之百保障你免責喔!
讚顯示更多心情 · 回覆 · 1 · 7小時
Chih Ching Chiu 刑法第23條:
對於現在不法之侵害,而出於防衛自己或他人權利之行為,不罰。但防衛行為過當者,得減輕或免除其刑。
同法第24條:......查看更多
醫界同盟 Chih Ching Chiu你說的沒錯!所以大家真的還是…要保護好自己。
X 有功無賞,打破要賠
Larry Cai 還好只邀長庚…
Chen Chen Chin 山難不是以因為出手救助而使其 沒機會讓他人救護而判賠嗎 這......完全糊塗了
Jessie Chua 米國在這種時候,都是援用聖經的Good Samaritan精神,為施救者免除法律責任,鼓勵挺身救人的行為。
Nicholas Leo 歐美早已有good Samaritan法條,所以連路人都勇於出手
X 美國目前法律就賦于醫生在美籍飛機上進行緊急醫療行為的免於美國刑事及民事訴訟的免責權, 難道台灣目前還沒有相關的法律來保障見義勇為的醫生?
(The legislation states that "an individual shall not be liable for damages in any action brought in a Federal or State court arising out of the acts or omissions of the individual in providing or attempting to provide assistance in the case of an in-flight medical emergency unless the individual, while rendering such assistance, is guilty of gross negligence or willful misconduct.")
Chih-Yao Hsu 哈哈!自願、愛心、援手、沒有對價......所以萬一出問題就是醫師自己的責任......幫你省了緊急降落只是碰巧而已........
X 不過,免責跟免被告應該是兩回事?因為不太可能取消告醫師的權利?
Hsin-An Chen 一離開執業場所,林北就只是路人甲,一點都不會有
X3點“倘若因較消極未協助,依醫師法第29條,僅係行政罰,而不是:萬一救了結果不好,病人提告民刑事訴訟的刑期和數百萬,千萬元的賠償。”
看起來是不救也有事救也有事,差別只是在行政罰還是刑民事罰輕重的差別,這樣以後哪個醫師敢搭飛機?
醫界同盟 再說明一下,應該是無醫師法21條的適用,所以沒出現救助,也不得用醫師法29條處罰。
文內提到的是:萬 一 有人向衛生局檢舉,且要衛生局認定還是有醫師法21條之適用時,提訴願時要注意的事項而已。
X光 易容  戴墨鏡
James Tung 兩年金卡,終身列名冊,搭機將永不得安寧
Hsing-Hsien Wu 飛機上屬於登記飛機國家的領土?
否則適用那ㄧ國法律?
Yuh-Chin Tony Huang 不需修法,只要解釋 Good Samaritan Law 的適用性即可.拿免費金卡的醫師已失去 Good Samaritan 的保護,因為非自願(非去救治不可)而且有 liability. 已進入了 Duty to rescue 的情況. 後者是相對於 Good Samaritan.
X 幹林老木勒,錢你在賺責任叫我負,林杯沒勒頭殼壞掉喔。
X 傻了嗎………?!
醫生協助救治
沒事都沒事
有事
家屬提告索賠
航空公司願意承擔嗎
答案是
呷洨都妹有啦…………
本公司無強迫您意願
進行救治
所有風險本該由救治者
承擔!!!
對不起
我違背了善良的風俗
但這就是醫者最大的陰影
如同基金一般
“投資基金有賺有賠
其風險請詳閱公開說明書”
X 美國目前法律就賦于醫生在美籍飛機上進行緊急醫療行為的免於美國刑事及民事訴訟的免責權, 難道台灣目前還沒有相關的法律來保障見義勇為的醫生?
(The legislation states that "an individual shall not be liable for damages in any action brought in a Federal or State court arising out of the acts or omissions of the individual in providing or attempting to provide assistance in the case of an in-flight medical emergency unless the individual, while rendering such assistance, is guilty of gross negligence or willful misconduct.")
醫界同盟 回黃兄的話…真的沒有…唉
X 醫界同盟 這是台灣立法委員的怠惰失職!
X 離開診所本人即刻變成一般人!特此聲明!

X 進入診所系統 不上adls 就可以被強迫 不可以幫病人急救

2017年5月15日 星期一

洗腎導管接頭鬆脫,護理師害病人失血過多致死,判刑6個月?

洗腎導管接頭鬆脫,護理師害病人失血過多致死,判刑6個月?
此為發生在高雄榮總之案件,經最高法院駁回上訴,維持二審判決(104年度醫上字第3)之結果。然觀諸二審判決,實有過度擴張護理人員注意義務之嫌,特說明如后,以利各位明瞭:
1.原本高雄地院一審係因認定,被告未將導管接頭轉緊,故認被告有過失;然至二審,經由病人之子做證開始洗腎時接頭有鎖緊,而腎臟科主任及機器的工程師亦證稱:若被告沒有旋緊接頭,一開始就不可能洗腎,甚至45分這麼久,因此二審法官明確且數度於判決中表示:「則被告當日確無未鎖緊被害人頸靜脈處之藍色導管疏失」。
2.此外,當日血液透析機器有警報應響而未響之異常,機器工程師更證稱:因機器久未供電,電磁紀錄不復存在,亦無從自機臺裝置紀錄研判當時血液透析機之實際運作情形。
3.況且,被告所進行之血液透析行為,不僅被認定符合高榮之規定,醫審會亦認「…包含休克後之醫療處置,皆符合護理之常規,尚未發現有疏失」,是綜觀上述理由,實應廢棄一審判決,改判無罪。
4.豈料二審法官竟以:縱洗腎機斯時因有異常致未能發出警示,被告亦非不得藉由心電圖,血壓計等其他醫療設備之輔助,「提高警覺,時時注意被害人生理之變化」為由,縱使導管嗣後鬆脫原因不明,仍判認被告有過失,維持有罪判決,實令人難以接受。
5.目前刑案已三審定讞,民事部分已進入第二審,尚未有定論。然而,民事一審判決日期在刑事二審之後,竟還引用刑事一審判決原認定:接頭一開始未鎖緊此理由判賠,實有重大違誤。
Cheng-Chih Chao 難以忍受
Ke Han Chen 工作overloading,錢又少,連機器出包都要人負責。今天公費生已經招不滿。接下來會是建保無效化加速進行。
Cheng-Chih Chao 接下來是洗腎得來速,全程自己來XD
Lynn Yen “應“注意這事,簡直是
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Peing La 標題是怎麼了,如何得知護理人員是因為在談笑才疏忽的,如此忙碌的環境,要如何談笑?
Larry Cai 就是要醫護人員工作時完全閉嘴就是了,什麼叫談笑?? 這判決人的心態怎麼了
X 看新聞說法官認為殺人犯有教化的可能,常做出不符合社會期盼的判決,因而好感度低。
不是說法官會因為無罪推論而做對被告有利的判決嗎?
怎麼用在護理人員變成應注意而未注意了?
X 可能是因為運氣好一點,殺人犯不一定會殺到自己及其家人,護理師就不一樣了,他們總不可能一生都不進醫院吧?
X 一定要開發一台自助洗腎機...
X 醫護工作不能交談,只要有任何問題,都會被冠上工作談笑之罪名,醫護只能當啞巴。
Bor Song 失血→血留出體外?是嗎?若是如此,眼睛看不到?
一個護理人員照顧幾個患者,怎會沒注意到?
X Bor Song
請你向護理師道歉!
X 賺沒幾毛錢....
X 某樓好像認為護理人員很閒,一個護理師分三班,一個班人數少可能兩至三人一層樓,你覺得一名護理師照顧多少人?
在加上護理師要處理病患資料,幾小時要給藥,拜託不要當護理人員1:1照顧人
Ching Shaw 殺人犯都可以有教化
護理師就是應注意未注意
X 一個洗腎護理師 最少要照顧四位 最多不一定! 有的病人植物人 家屬不願放棄 依然洗腎 要幫忙把屎把尿 翻身
有的半身不遂 要餵飯 要拍背 每半小時量血壓 抽筋要幫按摩 有的不配合病人 罵髒話 還要忍受不回嘴
24小時輪流待命 薪水沒有比別人多 福利也沒有比較多 事情比急診護士多 請問 是你 你要做嗎?......查看更多
X 這種ㄉ判刑,只會讓醫護人員~出走/改行
最真正ㄉ問題是~
護理人員與被照護ㄉ比例~不堪負荷ㄚ!!
X 洗腎本來就高風險
Tim Chiang 法官常用結果論來推斷應注意而未注意
X Bor Song
請你向護理師道歉!
X 臺灣會被司法搞死
X 鬆脫也有可能是自裁啊,有沒有好好去查一下
X 我說
法官懂個屁啊
X 以前爺爺住院,跟護理師談爺爺狀況同時問她通常要照顧多少人...我是忘記白天的部分,可是就記得她手指比劃一下說夜班整個走廊都她的........(差不多五到十間病房一間兩個人那種...)
X 真的該淘汰一些惡劣的護士
把人命當成娛樂來看待
X 那家屬和法官最好不要得絕症 沒人要醫
X 怎麼會是談笑害死病人,洗腎過程要四小時,在病人清醒情況下跟病人聊天談笑很正常吧!又不是顧一個人而已,為什麼不笑的時候要投訴態度差,談笑為了想讓病人感覺親切點不行???

2017年5月8日 星期一

病人誤認醫師開錯藥,竟提告醫師殺人未遂?

病人誤認醫師開錯藥,竟提告醫師殺人未遂?
此為今日新聞,台北地檢署已為不起訴處分,但媒體竟仍將醫師全名登出,實屬不妥。除了憤慨,許多醫護朋友都好奇:可否提告刑法169條誣告罪?特別在此說明:
一,再次重申,提出告訴是我們的權利,可以提告,但就目前看到的內容,最後要成立,有些難度:
1.因為誣告罪必須病人所提告的內容是虛偽,捏造的。然而,醫師確有開藥,該藥也有用於治療癌症,病人也確實有狀況,這些都不是「虛偽不實之陳述」。
2.還有,病人主觀上除了有使醫師受刑事處罰的不法意圖外,還要有:誣告故意。而在本案例,病人真的以為醫師開錯藥,讓他身體有狀況,所以似乎無誣告的故意。
二,但是,可努力處在:就算病人身體有狀況,若要提告,應該也是業務傷害罪,伊卻提告醫師殺人罪,是否有:誣告醫師涉犯殺人罪的嫌疑?即不無疑議。
三,就本案,醫師提告民事名譽,精神賠償,較有空間,因為病人僅因上網查該藥是治療癌症的,未再回醫院詢問被告醫師或其他醫師,查其他雜誌,文獻之情況下即提告醫師殺人未遂,令醫師在該科同儕及院內名譽受損,結果為不起訴後,又遭媒體刊登其全名,精神更痛苦。
四,醫師反告民案,不論勝敗訴,都可讓對方無所遁形(因為可調對方戶籍謄本,判決文又”可受公評”),達到黑名單效果,公告天下勿入此人陷阱。
以上供大家參考。

2017年4月18日 星期二

12次產檢(實則為15次)未查出嬰缺3肢?

12次產檢(實則為15)未查出嬰缺3肢?
一,該案例為新北地方法院103年度醫字第8號判決,於411日宣判,歷時近3年,刑案於104年已獲不起訴處分,經對方提出再議,亦遭駁回確定。故對方係民刑事併進,醫師壓力之大,可想而知。
刑事偵查程序中醫審會詳盡之鑑定報告,居功厥偉。
二,然而過往有不少案例,在刑事檢方為不起訴處分後,到了民庭,法官常不尊重,或選擇性適用鑑定報告,無限上綱附隨義務,而以「債務不履行」為由判決醫師仍需賠償。
三,但本件法官尊重鑑定報告意見,即:
1.醫師產檢所用之Leve 11超音波,僅 用以檢測胎兒之成長狀況,而非異 常偵測。
2.羊膜穿刺檢查,旨在檢查染色體異 常,無法達到檢測肢體缺損之要求。
3.先天肢體缺損畸形,幾乎皆為偶發 事件,無法預測及加以注意預防。
4.孕婦健康手冊係提供孕婦對孕期與胎兒狀態有更充分瞭解,並非約束醫師必須依照該手冊之所有項目做評估
四,法官進而於判決理由中闡述表明:
「雖該給付之安全性或療效囿於醫學科技之有限性,不能精準滿足病患或家屬之期望,仍應認醫療提供者已為善良管理人注意義務,並依債之本旨提供服務,而難謂有何疏失」,駁回原告150萬元之精神賠償及近660萬元莫名之人力照顧費,”語言治療費”等請求,實值喝采。
祈二審仍能持續此縝密之因果關係認定!

2017年1月3日 星期二

啟示:

啟示:
1.法官同意醫師也是人,半夜開完刀也要休息,就算要Reopen也要有反應時間,講疏失不能無限上綱。
2.一般手術前之告知項目應不致於包含到所有手術步驟之細節,像『血管分枝阻斷方式選擇』;而且事實上有無說明,由病歷中無法得知。就算未說明,似與醫療常規尚屬無違。
3.把血管夾扯進來隱然有要發動對醫材公司訴訟的味道;請國內廠商自求多福,做好防禦。
4.對方告你的理由再怎麼無理,你都必須耐著性子一項一項回應,連European Journal of Cardiothoracic SurgeryKirklin Textbook都要搬出來,甚至請翻譯社譯成中文,並在出處加上記號方便法官及醫審會閱讀。
5.『醫療準則』、『醫療常規』、『醫療水準』、『學問層次的醫療水準』、『實踐層次的醫療水準』傻傻分不清。無論如何,衛生署自己轄下的醫審會必須做好把關動作,不要醫醫相害。同時,我們可能要教會法界:在台灣只有『健保支付標準』,以後只會離一般水準更遠,何苦為難??應追究國家責任。
6.莫忘送鑑定還有各家醫學會之選擇;鑑定事項更要與己方律師及對造折衝樽俎。
7.此次法官同意『Morphine prn use』醫囑之合法性;只可惜它不是判例,哪天要被推翻就不得而知了。
8.醫師團體防禦術之建立,為何需要依賴媒體爆料之醜化?更不用等醫事法教授在研討會上諄諄教誨,早就應該在我們的團體中逐步形成共識,大家才能趨吉避凶

說明義務…多少罪惡,假汝之名!


說明義務…多少罪惡,假汝之名!
本件是發生於95年的奇美醫院,案子纏訟,在歷經三審,發回更審,台南高分院一個個針對病家的指控,詳查寫在判決理由中,醫師終在101年獲無罪判決(案號:100年度重醫上更()字第7),雖之後家屬再上訴,嗣已被第三審駁回
一,本案病人是作冠狀動脈繞道手術,後因大出血後死亡。家屬即指控醫師有:手術中止血血管夾裝設未妥,於術前未盡說明義務,延誤治療等疏失,提出告訴。
二,歷經2次醫審會鑑定,認定醫師無疏失,更審後二審法院逐項回覆家屬的指控,精彩的判決理由:
1.病人於術後4小時始大出血,故應無血管夾裝設未妥適之情;況且醫審會亦認,血管夾脫落屬術後併發症,為不可預期,尚難認係醫師之責!
2.告知義務部分,最詳盡,厲害:
a.在術前病人及太太皆有簽同意書,護理紀錄更讚,有寫明醫師解釋開刀事宜及風險,「大出血」該項又已在同意書內,故認醫師已盡告知義務。
b.本件最大爭點,沸沸揚揚67年,在於:止血方法有3種,家屬竟主張術前醫師未”告知”,即自行採用止血夾之方式止血。除二次鑑定外,更審法官再函詢胸腔及心外醫學會,認定:手術過程中止血步驟為「技術領域範圍」,非「治療方案」,故雖無告知,亦無過失可言。
3.最讓醫護各位感到欣慰的,是法官在判決理由中明講:醫師手術後亦需休息,不可能24小時全程陪同病人…如病人情況有異,通知值班或主治醫師,為實務上合理之舉。故認定醫師無延誤之情。
三,本案判決理由詳盡,推論過程,證據取捨都很有參考價值。特略摘要如上。只是看完,讓人備覺心酸。大家加油。

醫界同盟 請一併參考

Shanice Ho 又是個來要$的!
20161230 17:33
X結果還多花一筆律師費
20161230 23:17
Lin Ching 花小錢博大錢,值得賭看看啊~
20161231 12:46
X 更審法官再函詢胸腔及心外醫學會,認定:手術過程中止血步驟為「技術領域範圍」,非「治療方案」,故雖無告知,亦無過失可言。
無罪跟這兩個學會被法官問的人,應對得宜有不小的關係。
20161230 17:44
醫界同盟 回 樓上朋友的話…其實這個判決論述的觀點,很多在訴訟上皆可用。
其實二次醫審會鑑定已回覆過一樣的答案,只是病家仍不死心,法官只好再問更細些
20161230 18:36
Jing Han Lim 想請問一下這只是刑事訴訟嗎?也就是接下來還有民事的?
20161230 18:31
醫界同盟 刑案無罪時已過2年的時效。因此病家若未在97年另提民事賠償,即過時效。
20161230 19:00
Chun-Yu Lin 醫界同盟 如果是用債務不履行損害賠償呢 ?
20161231 11:13
醫界同盟 樓上朋友真強^^若是依民法227條規定請求損害賠償是15年。若是依2271條規定,請求慰撫金,還是2年,10年,即準用197條之時效
20161231 18:27
X 每每這樣,消磨醫師救人熱忱啊!
20161230 18:32
Hanping Chuang 2.b. 家屬聘的律師是黔驢技窮了嗎?真的知道自己在講什麼嗎😏
20161230 19:14
醫界同盟 這位朋友說的是!看判決是都快爆衝…想爆粗口。但是換個角度,這個病家律師也有些不簡單,用些很神奇的理由質疑,讓法院,醫審會忙,耗很久。有時或許是想讓醫師自己受不了纏訟折磨,要求和解。
20161230 21:34
X 看了2b覺得這根本就是硬拗....
20161231 9:31
X 高院曾說明:告知義務與醫療過失沒有因果關係!
20161230 19:40
Carl Ma 少見,還是會發生。
20161230 22:40
X 纏訟十多年....
20161230 23:48
Ob Garmawangdo 這樣誰敢開刀。不然手術刀給你,自己開
20161231 0:00
Cheng Chang 大快人心, 可以反告誣告吧
20161231 0:05
Raymond Hau “病患家屬李太太:「今天夾子不脫落,我先生不會喪命,加護病房如果早發現,搶救得及,可能我先生還在......”刁民,仿佛醫師抓你身體健康的老公去開刀做實驗。但其實是如果沒有陳醫師,你老公早死了,不會有你認為疏失的機會死第二次!
20161231 4:06
醫界同盟 這個指控,在看完判決後,真的最令人憤慨…醫師在15分鐘左右就趕到,還要怎樣”及早”??開那麼累的刀,都不用休息嗎?醫護朋友也是人,也有家庭…
20161231 8:33
Jiashun Kuo 這就是事後諸葛
20161231 9:15

醫界同盟 請一併參考
http://shaojunglee.blogspot.tw/2012/11/blog-post.html

20161231 8:49 · 

2016年11月7日 星期一

自費動120萬元手術後死亡,榮總醫師挨告?


自費動120萬元手術後死亡,榮總醫師挨告?
一,此為發生在台北榮總心外之案件,家屬主張:醫師「明知」其父已高齡92歲,竟仍「鼓吹」父親進行心臟瓣膜置換手術,卻「未告知」如果瓣膜無法定位,需改行傳統胸前手術,「僅稱」是以微創手術及半身麻醉進行等,而害死父親。
二,然因病患是重度主動脈瓣膜疾病,故本就有動瓣膜置換術的必要,並非醫師未審慎評估即「鼓吹」,況且術中發生心律不整,會改行傳統胸前手術此部分,不僅手術同意書有記載,醫師於術前尚有用投影片,向病人及家屬再次說明一小時,家屬也同意才動手術。
故醫審會鑑定結果,認為:
病人狀況動瓣膜置換手術符合醫療常規,且有說明,評估,士林地檢署乃為不起訴處分。
三,本案對方仍可在7日內提出再議。故有下列想法在此與各位分享:
1.對於自費手術,病人及家屬通常會有較高之期待,但實則手術風險並不會因而降低,所以說明義務的存證,非常重要。
2.在本件醫師並無「明知」病人高齡,仍「鼓吹」動手術之情,術前更已在手術同意書及投影片中詳細告知:若有狀況會改行傳統手術,足見告訴人所指控之「明知…鼓吹」及「未告知」等說詞,即與事實不符,可考慮反告誣告罪或民事精神賠償,雖然成功率不高,但應可降低或減少對方不斷提起再議的情形。

X 病人最會說故事了
113 22:32
Sophie Chen 誣告,損害名譽,……等等。
113 23:23
醫界同盟 民事的非財產上損壞賠償,如:讓醫師名譽受損,努力救人,清楚解釋還遭指控的精神痛苦,求償金額150萬元以上,可以到3審…對方自己出庭或請律師,也是要奔波。
115 1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