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日 星期二

吃中藥減肥死亡,中醫遭判刑6個月??

吃中藥減肥死亡,中醫遭判刑6個月??

此為新北地院104年度醫訴字第5號,在中和中醫診所之案例。此案自102年檢察官偵查,104年起訴後,至10612月始判決,辯方律師和告訴人方都盡力攻防,不僅有一般刑案法醫,醫審會的鑑定和報告,還有毒物化學組人員之做證,長庚,中國醫藥學院中醫的函覆及做證,更大量參酌雙方提供的中醫藥典與書籍,判決長達450頁。茲將重點及大家可參考處臚列如下:

1.法官認定被告醫師有過失至病人死亡之理由,亦為醫審會鑑定結果,在於:病人每日服用麻黃30公克,不僅過量,依中醫書籍和長庚大學函覆,已達中毒劑量之標準,況且中醫藥典及長庚中醫副主任均表示,麻黃不可與咖啡因配合應用,會加強麻黃之功效,被告身為中醫師當知之甚詳,竟於開立減腫三麻黃藥時同時開立含咖啡因之減重茶,而麻黃成分會使血管發生痙攣,減重茶又加強病人原已存在之冠狀動脈狹窄程度,造成其急性心肌梗塞致死。

2.醫師方雖提供不少文獻和教科書,但大家以後要注意!自己提出的資料中,不可有不利於己,或反而證明對方主張之內容:如本案,被告醫師答辯稱麻黃具有使冠狀動脈血管擴張之功能,增加冠脈流量,故病人死亡與其服用減腫藥無關。但法官於判決理由中,即引述被告提出的文章中「若大量食用含麻黃鹼之藥物,可能引發…心血管疾病等」之內容打臉。

3.此外,更不可忽略病歷,門診紀錄已記載之事而答辯,易讓法官覺得是狡辯

如本案中,辯護人另以病人於初診時告知無任何特殊病史,血壓屬正常範圍,是被告對於病人有冠狀動脈粥狀硬化之情形無預見可能性。但是,法官即指出,病人於626日到719日歷次均主訴胸悶,噁心,且反應之狀況均屬中藥典籍記載之服用麻黃不良反應,被告醫師實有預見之可能。

4.最後也很重要的是,日後不管是中醫或是其他學會,若大家想請本科學會鑑定,較專業且公平,則要確切聲請或請他們先答應鑑定,而不是只有函覆。像本件雖然中醫師公會全聯會函覆被告無違反醫療常規,但法院表示「本院僅函送被害人病歷…與全聯會,請其評估可否進行鑑定,該會未經本院委託,…該函文自屬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書面陳述」,因此「並無證據能力」。

103公斤男吃中藥、減重茶致死 中醫師判6月徒刑:


醫界同盟 補充一下,附民賠償請求部分,法官已移到民事庭。
Peter Smith 建議小編大人😅👍可以在寫白話文一點
醫界同盟 謝謝你哦。其實已經盡量了。而有些是法官的判決內容。
X 看不出那一段是文言文啊!
醫界同盟 謝謝樓上朋友^^
Vivian Liu 好輕
X 此案最重要關鍵
應該是使用過量藥物,超過醫療裁量,便需要更強注意義務
此醫師沒辦法提出足以說服法官的理由
醫界同盟 陳兄補充的好。謝謝
X 先說明,我對於這樣的醫療行為非常不贊成
甚至達到和神外賣水一樣厭惡

以下是自己的臆測
有強烈主觀意識
不喜勿讀

一般刑案法醫,醫審會的鑑定和報告,還有毒物化學組人員之做證,長庚,中國醫藥學院中醫的函覆及做證,更大量參酌雙方提供的中醫藥典與書籍,判決長達450頁。

這法官很認真
值得給他鼓勵

我常看醫糾判決書
常常都是兩三份鑑定
法官就心證形成

單單這一點
依中醫書籍、中國醫藥學院和長庚大學鑑定,患者用量,不僅過量,已達中毒劑量之標準,不可與咖啡因配合應用,會加強麻黃之功效
就足以定罪

法官願意讓被告盡情發揮
感覺起來是有點要讓被告自己良心發現自己的錯誤

對於這樣的行為
18萬易科罰金換一條人命,太輕了
醫界同盟 法官真的很認真。在實務上也有可能是告訴人的律師,寫很多補充告訴理由狀給檢察官請他轉呈,法官也一併寄。
醫界同盟 陳兄的確看的很仔細。
X 三家醫學中心及醫審會及法醫都否定他的醫療決策或解釋
也沒冤枉他了
X 辯護人固以長庚大學回函稱麻黃用量過大或誤用,易引起心悸、氣促等症狀,認心悸時大腦感測到心臟缺氧之訊號,即會設法增加血液之供應量,進而使冠狀動脈擴張,以增加流經心臟之血液量云云。然辯護人所指上開情節並未提出相關醫學文獻供本院參酌,自難逕信為真,並無從遽為有利被告之認定。

這是甚麼理由??,心臟科專家可以解說一下嗎?
Ob Garmawangdo 搞死人判六個月?
David Ting 非故意
X 至中華民國中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雖函覆本院稱被告本案醫療行為尚未發現有何違反醫療常規情形,難以僅憑該減肥中藥含有偽麻黃素及甲基麻黃素等成分,即認定被告之醫療行為具有過失云云(詳本院卷一第338 頁、第339 頁)。然查,本院僅函送被害人病歷、法醫解剖報告書及鑑定報告書與中華民國中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請其評估可否進行鑑定(詳本院卷一第269 頁、第302 頁),該會未 經本院委託,逕就本院檢送之書面資料進行審視,該函文自屬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書面陳述,並無證據能力,復經檢察官否認該證據方法之證據能力(詳本院卷一卷第 345 頁),是該函文自不得為本院認定事實之依據。況查,該會僅憑本院檢送之被害人病歷資料、解剖報告書及鑑定書等影本進行審視,逕謂被告之診斷並無不當,尚未發現有何違反醫療常規,尚難發現被害人死亡之結果與其服用減肥中藥有相當因果關係,並未說明其審核之依據。且其謂被告就該減肥中藥所開具之劑量與服用次數,若符合該藥仿單所標示之範疇,被害人死因即與該減肥中藥無涉云云,更係完全未探究晉安龍沙濃縮膠囊之仿單內容,另其謂「難以僅憑該減肥中藥含有偽麻黃素及甲基麻黃素等成分」云云,亦與事實不符,從而,該中華民國中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函文自無從為有利被告之認定。

此篇是法官解釋為何不採納唯一對被告有利的鑑定
被告律師如果像醫界同盟一樣有能力
應該會再次主張送中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鑑定(因為之前是函問)
同一機構被請求再次鑑定也不是沒發生過的(此次中國和長庚都鑑定兩三次,當然真對的項目或是細節有所不同)

我猜全聯會的回覆被認為偏袒
所以法官和檢察官不同意再送全聯會
後續就沒有正式送全聯會的鑑定
醫界同盟 陳兄說的是。
Ching-Ming Liu 非故意?難道是“無知”嗎?我不懂?
Leonard Lin 中醫師就是醫師,在量刑方面都不會重,大都在醫療疏失的民事賠償金額上爭議!
X 六個月還能易科罰金

2017年12月20日 星期三

機長於健檢3周後因急性心臟衰竭在美不幸過世,家屬主張航空局,航醫中心與醫師需連帶賠償200萬?

機長於健檢3周後因急性心臟衰竭在美不幸過世,家屬主張航空局,航醫中心與醫師需連帶賠償200萬?

此為剛宣判之台北地院105年度醫字第42號案件。家屬主張,檢查報告結果一切正常,已有判讀疏失,且未將心壓測試及冠狀動脈血管攝影納入檢測,民航局亦怠忽職守。

本案判決中有幾個值得學習或肯定處,特說明如下:

一、法官不僅遵守侵權行為法則:由請求者舉證證明因果關係,即侵權行為成立要件舉證,更在判決理由中適用「醫師於臨床治療上有自由裁量之餘地」之觀念,而因經成大鑑定,函覆被告醫師在10514號之檢查判讀並無疏失,故判決原告敗訴。

二、本案被告方的攻防策略很厲害,日後大家可參考,就是從大前提答辯,就打倒對方的攻擊:

    1.本件被告方律師先從:系爭體檢契約係成立於航醫中心與長榮航空間,所以死亡的機長和民航局都非當事人,故向被告之一民航局請求無理由!也就是直接從當事人就不適格此程序上理由攻擊。

    2.再來最重要的,是被告方主張,他們所做的體檢,只是民航法26條所規定的體格檢查,並非健康檢查,也就是說,目的只在判定航空人員是否符合有關我國飛航人員體格之標準而已,而非如對方所稱是「預防人體疾病,傷害,殘缺為目的所為之診察診斷行為」,此處辯方再度用上位階的理由攻克,十分厲害。法官也採此主張,而認定:「系爭體檢之結果判定機長之體格適於飛行,至於執行飛行任務後在國外因急性心臟衰竭死亡,尚難認與被告為其檢查體格之行為有何因果關係」,而駁回原告200萬元之精神賠償。

三、在醫療糾紛的案件中,除了醫審會外,法院也常用醫院鑑定或函詢醫院的方式,依處理過的經驗,台大,榮總常因業務繁忙而拒絕,成大雖在南部,但配合度頗高,大家可參酌。

四、最後,本案成大分別在1063月,7月及9月回覆共3次,在這兒再次提醒大家:倘若日後案件之鑑定,函覆結果不利或不夠詳細,可如本案的模式,再具狀寫明理由,聲請鑑定單位再回覆。

http://www.setn.com/News.aspx?NewsID=326838


2017年12月3日 星期日

X 光片判讀錯誤,診所醫師和診所需連帶賠償198萬元??

X 光片判讀錯誤,診所醫師和診所需連帶賠償198萬元??
一、此為高院105年度醫上更一字第5號判決,日前剛宣判,又引起醫界關注。
此案件其實自99年纏訟至今已7年,歷經三審,再發回高院二審更為審理,先將法院見解之重點和轉變過程略述如下:
1.北院一審(99年醫字6)判決診所和醫師需賠償500多萬元,因其認定:X 光片誤判病人為正常,不符當時之臨床醫療水準而有過失,至病人存活機率降低46%,故需賠償病人43歲到6017年間勞動能力減少的損害321萬,和精神痛苦賠償200萬元。
2.嗣上訴至高院(101醫上字6),也就是第一次二審判決,相對而言,判決理由論理較正確,法官認為病人98年發現的惡性胸腺瘤,距離96年診所的健檢已2年,期間病人身體變數極大,故難認:誤讀X 光片檢查,與胸腺瘤病程演化有因果關係,所以只保留精神賠償的部分,判賠180萬元。
3.之後到最高法院第三審(105台上1602),接受病人部分上訴理由,在於他們認為,二審一方面認為醫師誤讀X 光片和病人的胸腺瘤不一定有關,另方面卻又認該誤讀,讓病人喪失及早接受治療的機會,至病人精神上承受憾恨痛苦,故判賠180萬,顯有判決理由矛盾的違法,所以發回高院更審。
4.最後就是數日前判決賠198萬,第二次的高院判決。簡言之,他們又再採用北院一審的認定,而認誤讀和病人的胸腺瘤有因果關係,但喪失勞動能力的賠償再降剩118萬元,精神賠償也降為80萬元。
二、由此案例,要告訴大家:
1.倘若鑑定醫院函覆或醫審會鑑定結果較不利時,可聲請補充鑑定或函詢,或函詢其他醫院。就有利不利的點,均用書狀詳為論證。勿掉以輕心。
2.X 光片判讀或其他檢驗報告上,盡量不要使用太確定的字眼;例如可用:疑似,無異常等等。
3.就處理過的案件經驗,在此提醒:該檢查與病症間無因果關係?還有時間經過?病人體質,賠償金額之計算等等,都要「錙銖必較」,才較能得到勝利。
4.版主就此案第一次的二審判決在2016410日有詳細論述討論,大家也可參考。


2017年11月29日 星期三

由實證研究看台灣醫療過失的刑事責任

由實證研究看台灣醫療過失的刑事責任

本文期待透過實證研究呼籲國內法學界對醫師承受醫療過失刑事責任之嚴厲做法予以修正。

消費者意識高漲 醫病關係面臨挑戰
當今社會是消費者意識高漲的時代,而且病人也可大量獲得醫療照護資訊。在醫療照護資訊的快速傳播與輕易獲得的情況下,加上媒體的宣傳,傳統的醫病關係已經大大地改變。近幾年來,病人自主權急速提升,醫師在醫療處置的決策地位已被病人人權提倡者所褫奪。因此,醫病關係正急遽改變。當病人或其家屬不滿意醫療結果時,醫病關係就面臨挑戰。法界學者歸納在我國醫療糾紛案件遽增之原因,大概如下:(1)醫療需求的不斷擴充;(2)醫療期待的大幅提升;(3)新興醫療儀器、藥品或治療方法的大膽嘗試運用(陳忠五,2004)。一方面反映出病人自我保護意識及消費者意識增強。在另一方面也是社會大眾對醫院的醫療服務品質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台灣醫師所承受的壓力 世界第一
西方各國對醫療過失的處理,均採取比交通事故等其他業務過失更為寬宥的態度。德、日等國刑法學界認為基於合理信賴原則及可容許風險原則,醫療過失應減輕或免除業務過失責任。至於英美等海洋法系國家,則完全以民事訴訟來解決醫療糾紛。目前,在各國的司法實踐上,極少以刑事責任追究醫療過失,僅有少數國家以刑法規範醫療行為。我國醫療過失的刑事案件確佔所有醫療糾紛案件的大多數,成為「世界第一名」。從而,台灣醫師承受著全世界絕大多數醫師所不須承受的壓力,這是醫界難以接受的。台灣這種錯誤的制度只會造成病、法、醫三輸,並非台灣人民之福。

美國醫療事故做法
美國傳統上,醫療事故係在民事法庭解決受害患者或其家屬之損害,極少提起刑事訴訟。在美國,當被告醫師的醫療照顧品質或治療水準未能達到當時當地的水準,因而發生診斷錯誤、判斷錯誤或治療失當時,通常被認定為醫療疏忽或不良執業,而以民法的不盡責處理。麻薩諸塞州最高法院認為醫師之良好誠實的錯誤判斷或無心過錯,不應以刑法處理。美國司法官審理醫療糾紛時,若被認定為「一般過失」,通常以民法處理,只有在下列情況,才可能被認定是「重大過失」,以刑法起訴:(1)承辦醫療保險有詐欺行為;(2)對病人有性侵犯行為;(3)非法處方或使用管制藥品;(4)醫療行為嚴重地或故意地、且極端偏離執業標準。也就是說,在美國必須因重大忽視醫學學理,或於治療的實施或選擇有重大過失,缺乏使用器械的技術,或對病人未有適當的注意,致對病人的人身安全有重大的缺乏專業能力、重大的不注意、或魯莽的漠不關心,方可構成刑事過失(陳怡安,2000)。

客觀上,注意義務的偏離應達到明顯重大的程度,才有成立刑事過失啟動刑事處罰之必要;醫師主觀上對於注意義務之違反,亦必須達到不道德與輕率之程度,否則其主觀心態並無以刑事責任加以非難之必要(張明偉,2008)。在美國法制史上,以刑事司法系統處理醫療糾紛之案件,可追溯至西元1809年之麻州訴湯普森案。1809年至1981年為止,上訴法院大約審判了15個類似的案件。在其後的20年裡,僅有24案件進入了下級法院的審判程序(0.004位醫師/百萬人口),其中有5名醫師被判刑。

日本醫療事故做法
日本在1974年和2003年之間,總共有100位醫師被起訴,88位醫師被判有罪。但是,在2000年和2006年之間,確有106位醫師被刑事起訴。也就是說,近年來,日本平均每年15位醫師被刑事起訴(0.12位醫師/百萬人口)。日本法界學者認為醫師被起訴數字的增加可能是由於社會大眾擔心醫療錯誤的增加。在1999年,兩起醫療意外事件經大眾傳播媒體的渲染而造成醫師被起訴的向上趨勢。事件一:一位心臟病病人和另外一位肺腫瘤病人被誤認而給錯手術。事件二:在一所大都市的醫院的一位護士因給錯藥而造成病人的死亡。

台灣醫療事故做法
我國學說與實務有關刑事過失之判斷,均以一般輕過失為標準,因此只要行為人之行為違反了相關的注意義務,不論注意義務違反的情節輕重,一概認為其行為該當刑事過失之評價。我國刑法並未探討輕過失與重大過失之問題。縱使是行為人所犯的僅是輕微過失,也僅在量刑上考慮而已,並不影響過失犯之成立(張明偉,2008)。

台灣地區醫療過失刑事案例的實證研究並不多。依1993年陳榮基醫師等學者之「台灣醫療糾紛之現況與處理」調查發現台灣醫療糾紛訴訟案件的類型以刑事附帶民事起訴者最多(82.3%),判決結果病人勝訴佔3.4%。根據筆者年於東吳大學法研所的實證研究,在21世紀的最初4年內,台灣共有15件刑事訴訟醫師敗訴「確定」的案件。也就是說,平均每3個月有一位醫師被判刑定讞。「有罪的」醫師全來自「內外婦兒」四大科與重症科(麻醉科、急診科)。根據筆者最近之研究,2000年至2007年,全台灣僅有的74名心臟外科(重症科中的重症科)專科醫師中,竟有6名醫師被刑事起訴,多為極資深優秀醫師,被起訴者三分之二為主任級以上(含院長級)醫師。其中一名主任級醫師被判刑定讞,敗訴率高達16.7%。台灣每年地方法院醫療訴訟刑事判決數,平均每年43案件(1.95位醫師/百萬人口),與心臟外科醫師比較,其p值小於0.0001,統計學上非常有意義。醫師敗訴率約為7%,與心臟外科醫師比較,其p值等於0.024,統計學上相當有意義。若以統計方式分析,醫療糾紛刑事訴訟新案件發生率:台灣遠大於美國、台灣遠大於日本、日本遠大於美國。台灣刑事訴訟新案件發生率是顯著地高於其它兩國(p值小於0.0001,統計學上非常有意義。)。從而,在台灣,風險越大的科別之醫師,越易敗訴。目前,醫學系的優秀畢業生多不選擇「勞心勞力」、又「容易被告」的科別。

訂定機制汰除不適任醫師以確保醫療品質
為何醫療過失案件要啟動刑事訴訟程序?美國法界學者認為,刑事制裁手段或可成為填補民事制裁手段不足之工具。然而,在美國執業的醫師絕大部分都有加入醫療過失保險體系,保險公司握有拒絕承保或增加保費的權力。若醫師反覆出現醫療過失行為,勢將被保險公司拒絕承保或增加保費。美國賠償金額極大,若未加入醫療過失保險體系,醫師根本不敢執業。從而,醫療過失保險體系與民事訴訟仍有淘汰不合格醫師之效。此外,日本平均每年15位醫師被刑事起訴,佔所有醫療訴訟案件百分之1.6。美國平均每年1.2位醫師被刑事起訴,佔所有醫療訴訟案件不到萬分之1。如此低的刑事起訴率是否足以產生堅強的外控機制以汰除不適任醫師,以確保醫療品質,實在另人懷疑!

經常性醫療糾紛之刑事訴訟需耗費極高的「防衛性醫療」
台灣法界人士絕大部分都主張基於平等原則、保護生命和身體法益,醫療過失應負刑事責任。他們雖然認可醫療行為有不確定性和高危險性,但仍主張不能因為有民事賠償,就可以不論刑責,否則將衍生弊端(蔡振修,2004)。然而,從實證研究可知:外國的司法實務極少對於醫療過失追訴刑事責任。因醫療糾紛而經常性的提起刑事訴訟乃台灣所特有,會造成耗費極高的「防衛性醫療」,對醫病關係極為不利。從而,醫療刑事訴訟會造成醫病雙輸,應為智者所不採。

未來展望
未來修法時,一、醫療過失罪之構成要件,宜修正為:「在客觀上注意義務的偏離達到明顯重大的程度」,亦即將醫療法第八十二條第二項修正為「醫療機構及其醫師因執行業務致生損害於病人,以故意或過失為限,負損害賠償責任。除嚴重不負責任外,不受刑事上之訴究。」;二、免除過失輕傷害的刑事責任,減輕過失致死及過失致重傷害之刑罰;三、善用「緩起訴制度」和「罪刑協商制度」,以達成「準去刑化」之目的。但為使台灣人民安心,「去刑化」仍須在立法上有配套措施:一、比照交通事故的第三責任險,建立有強制性的「醫療責任險」,使病人家屬獲得快速賠償,歐美日本各國多有此制度;二、醫療糾紛案件進入訴訟程序前,應強制「調解」,因為此時醫病雙方較能心平氣和地坐下來談;三、縮短醫療糾紛民事訴訟案件之處理流程,訴訟費用在判決前由醫療責任險成立的基金暫墊。 


附註:本文部分內容發表於「過失醫療行為應否負刑事責任之探討」學術研討會,台灣刑事法學會主辦,2008年12月7日。


本文作者【林口長庚心臟外科教授 林萍章醫師】

資料來源:國家網路醫藥

2017年11月23日 星期四

隆乳後出現良性鈣化,盡力幫病人處理仍被訴請賠償500萬,纏訟2年?

隆乳後出現良性鈣化,盡力幫病人處理仍被訴請賠償500萬,纏訟2年?
一、此為高等法院106年醫上字第20號判決,全案因病人僅就100萬範圍內上訴而確定。病人於10011月,因產後胸部萎縮而至診所進行自體脂肪隆乳。其主張醫師僅抽血檢驗,術前未妥善評估後遺症,且注射過量有疏失,又未善盡說明義務,致其未能正確認知可能的風險,訴請醫師及診所連帶賠償精神慰撫金500萬元!
二、台北地院(104年度醫字第33)及高院均為醫師勝訴之判決,高院更是4個月內就駁回病人之上訴,法院以下列理由,認為醫師無疏失且已盡說明義務:
1.依據台北榮總鑑定回函表示:目前臨床上仍缺乏有效的工具檢測何為「易引起乳房鈣化及其他併發症之高風險體質」,亦即目前醫療上無檢測方法可事先預知;且醫師注射180cc 的脂肪,又在相關文獻所載:150200間之範圍,故醫師並無何醫療疏失可言。
→此部分之攻防,即係大家常聽到:有無疏失之判定,係依當時醫療水準及現況為標準。還有,找出其他相關期刊,雜誌或論文來佐證。
2.病人又以1年半後的乳房切片檢查之病理報告,主張其反應性淋巴增生狀況係手術所造成。然因反應性淋巴性增生的原因者眾,且又是手術後1年半多的狀況,故北榮鑑定認定:無法據以判斷兩者有無因果關係。
3.說明義務部分,因為在1032月,醫師還有替病人進行鈣化清除手術,豈料病人竟以1032月的手術同意書中未記載手術風險有鈣化這點,反過來指控:醫師於10011月的本件隆乳手術同意書上,會「發生鈣化」此手術風險之記載係事後所填而主張醫師未盡說明義務,然為法官所不採。
→在此建議,手術同意書固可用衛服部制式的,但各種不同手術之風險及併發症,則建議另行列出印出,併成附件一起給病人。

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攸關眾診所權益之全民健保特管辦法,涉及違反一行為不二罰之部分,從釋字753號解釋後,可再努力!

攸關眾診所權益之全民健保特管辦法,涉及違反一行為不二罰之部分,從釋字753號解釋後,可再努力!
753號解釋於今年106號公佈,已有不少評論剖析。爭議亦不小,多位大法官持不同意見。茲將日後行政訴訟之重點和心得說明如下:
1.因全民健保為強制性之社會保險,屬公共利益之重大事項,故全民健保法第66條第1項授權主管機關得制定法規命令,規定申請特約之資格,程序及違約處理等事項,故,特管辦法此規定之本身,並無違憲。
2.但是,重點在:特約診所有虛報,詐領健保費或未依處方箋記載調劑之情形時,健保法第81條第1項前段,即有處罰之規定:「以不正當行為或以虛偽之證明,報告,陳述而領取保險給付者…處以申報醫療費用220倍之罰鍰」,豈料現行特管辦法第39條第4款,47條第1項及37條第1項第1款竟再為停止特約,不予支付,停約扣抵等處罰,不僅有子法(特管辦法)逾越母法(全民健保法)之嫌,單一行為卻重複處以金錢上之不利益,更應認這些規定,違反一行為不二罰之原則,而有違憲法第23條之比例原則。
3.上述意見,本次有大法官於不同意見書中有精闢的論述,在此特別提出:日後若再遇健保署以虛報健保費,在用健保法第81條處罰後又再適用特管辦法規定,為停止特約,不給付等雙重處罰時,在提出訴願及行政訴訟時,最好具體指謫如此有子法逾越母法,違反一行為不二罰之原則,而不要再只抽象,廣泛地表示健保署違反法律保留和授權明確性原則。







2017年9月15日 星期五

以後有遭負面報導及被刊登照片者,可參照本案例訴請賠償!

以後有遭負面報導及被刊登照片者,可參照本案例訴請賠償!
一、此為經最高法院發回更審之二審判決(105年度上更一字第108),特別處在於:原告是新北地院的法官,他在審理一性侵案被告是否應羈押時,判斷嫌犯應無逃亡串供之餘,所以裁定交保。而蘋果日報卻報導:「因法官輕信嫌犯你情我願的說詞,而以5萬元縱放惡狼」,本件法院認為如此會使讀者對原告產生認事荒謬,審判不公之負面觀感,且非本於合理查證而為,乃屬不法侵害原告之名譽權,故判決該記者,蘋果日報需連帶賠償該名法官40萬元。
二、蘋果日報又在之後2次的報導中刊登原告的照片,並於下方用較大字體註記「恐龍法院」,「腦殘法官下台」字樣,本件法官以下列4理由,認定蘋果侵害原告的肖像權,判決需賠償20萬元:
1.司法人員並非公眾人物,他承辦的案件固屬可受公評之事項,然其外貌如何,與交保裁定之作成是否妥適並無關聯性。
2.這點也很重要:縱然蘋果主張原告的照片是自公開網際網路轉載,然也不表示原告同意第三人得任意以原使用目的以外之其他目的不當使用其個人肖像。
3.刊登照片的目的,在於使社會大眾將原告與「恐龍法官,腦殘法官」之形象產生不當連結,無助於民眾對報導內容事實之瞭解。
4.兼以蘋果日報之市占率高,照片又可透過連結蘋果日報網頁供不特定人瀏覽,則原告肖像權遭受侵害之情節,實屬重大。
三、結論:自本件高院更審判決可知:
1.上述判決媒體應賠償該名被報導法官的理由,在各位醫護朋友因醫糾案件被報導,照片被刊登時,皆可爰引適用,請求肖像權之損害賠償。
2.提告的對象,除了記者和報社以外,本件法官認為總編輯對於照片與內容之連結是否妥適,如何放置,理應有審核督導之權,故判決總編輯也應負連帶賠償之責!
最高法院發回的判決案號:105年度台上字第1895號